广州越秀区律师
广州越秀区律师
广州越秀区律师咨询电话
您的位置:首页 >> 律师文集

艾某某等寻衅滋事案.txt

作者 广州越秀区律师 发布时间 2019-1-16 12:21:06

艾某某等寻衅滋事案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7)京0101刑初734号

  公诉机关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艾某某。
  辩护人龚荣兰,北京金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沈某某。
  指定辩护人赵晓娜,北京嘉善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马某某。
  辩护人何敬伟,山东华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毕某某。
  指定辩护人赵常忠,北京市冠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郭某。
  辩护人薛永建、王向品,北京天平(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于某。
  指定辩护人王文辉,北京利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宫某某。
  辩护人焦彦龙、王重,北京市时代九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以京东检公诉刑诉[2017]81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艾某某、沈某某、马某某、毕某某、郭某、于某、宫某某犯寻衅滋事罪,于2017年11月2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林琳、代理检察员蔡东彬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艾某某及其辩护人龚荣兰,被告人沈某某及其辩护人赵晓娜,被告人马某某及其辩护人何敬伟,被告人毕某某及其辩护人赵常忠,被告人郭某及其辩护人薛永建、王向品,被告人于某及其辩护人王文辉,被告人宫某某及其辩护人焦彦龙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7年5月12日2时许,被告人艾某某、沈某某、马某某、毕某某等人,与被告人于某在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西街79号糖果KTV地下一层卫生间内因开门撞到人等琐事发生争执,但未发生肢体冲突便回到各自包房内继续娱乐,后双方为发泄情绪,先后到楼道内寻找对方,但因没找到人而未果。当日3时许,被告人于某、宫某某、张某1(另案处理)、张某2(另案处理)等人本已离开糖果KTV,因感到憋屈又返回KTVA07包房寻找艾某某等人,后被告人艾某某、沈某某、马某某、毕某某、郭某与于某、宫某某、张某1、张某2在包房内互殴,导致多人受伤。经鉴定张某1为轻伤二级,于某、刘某、艾某某、毕某某、沈某某、张某2均为轻微伤。双方互殴还造成糖果KTV包房内电视等物品的损坏,损坏物品共计价值人民币2271元。公诉机关提供了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勘验、检查笔录,辨认笔录,视听资料等证据,认为被告人艾某某、沈某某、马某某、郭某、毕某某、于某、宫某某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提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对七被告人判处刑罚。
  庭审中,被告人艾某某、沈某某、马某某、郭某、毕某某、于某、宫某某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不持异议,没有辩解;被告人艾某某的辩护人龚荣兰认为,对方具有直接责任,艾某某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在案件中的作用较小,主观恶性较小,愿意积极赔偿,且系自首,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沈某某的律师赵晓娜认为,沈某某系初犯,认罪、悔罪表现良好,积极赔偿损失,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马某某的辩护人何敬伟认为,本案系于某、宫某某一方主动引起,马某某犯罪情节轻微,且系初犯、偶犯,有自首情节,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建议法庭对其适用缓刑或者免除刑事处罚。被告人毕某某的辩护人赵常忠认为,毕某某的行为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系初犯、偶犯,到案后能如实供述,具有悔过表现,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郭某的辩护人薛永建、王向品认为,郭某涉嫌犯故意伤害罪,并非构成寻衅滋事罪,且具有自首、犯罪作用及主观恶性较小、认罪态度较好、愿意赔偿等从轻处罚情节,建议法庭对其适用缓刑。被告人于某的辩护人王文辉认为,于某认罪悔罪态度较好,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有自首情节,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宫某某的辩护人焦彦龙认为,宫某某主观恶性不大,参与程度较低,对方存在重大过错,且其具有自首情节,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艾某某、沈某某、马某某、毕某某、郭某与被告人于某、宫某某、张某2(另案处理)、张某1(另案处理)等人于2017年5月12日2时许,在本市东城区和平里西街79号糖果KTV因琐事发生冲突,并在A07包房内互殴,导致多人受伤及物品损坏。经鉴定,张某1所受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于某、刘某、艾某某、毕某某、沈某某、张某2所受损伤程度均为轻微伤,被损坏的电视架、显示器、无线话筒共计价值人民币2271元。被告人艾某某、沈某某、马某某、毕某某、郭某、于某、宫某某后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和平里派出所民警抓获归案。
  认定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并经当庭质证的下列证据:
  1、被告人艾某某的供述证实,2017年5月12日1时许,其和同事毕某某、马某某、沈某某、郭某、甘某一起来到糖果KTVA07房间唱歌喝酒,其间其和毕某某、马某某、沈某某一起去厕所,在厕所与于某等人因开关门的问题发生争吵,后回到A07包间,之后其和毕某某带着酒瓶子去了厕所但没有碰到于某等人。3时许,于某、宫某某等人进入A07包房,双方发生互殴,参与打架的还有毕某某、马某某、沈某某、郭某、于某、宫某某、张某2。包厢内的电视是沈某某用酒瓶砸坏的。艾某某在侦查机关所做辨认笔录证实,艾某某指认于某、宫某某、张某1是与其互殴的人。
  2、被告人沈某某的供述证实,2017年5月12日,其和同事约定在本市东城区糖果KTV内聚会,郭某、甘某、毕某某先到了糖果KTVA07房间,1时许,其和艾某某、马某某也来到了A07房间一起唱歌。2时许,其和几名同事一起去卫生间,因为醉酒之后的事情就都不记得了。其醒来时在派出所讯问室的椅子上坐着,白色上衣和牛仔裤上有血渍,左手手掌上有伤口和血渍,并且被包扎了,身体多处感觉疼痛。沈某某在侦查机关所做辨认笔录证实,沈某某指认张某1、宫某某是打架滋事的人。
  3、被告人马某某的供述证实,2017年5月12日1时许,其与毕某某、艾某某、郭某、沈某某等人到糖果KTVA07包房唱歌,2时许其和沈某某、艾某某去厕所,在厕所内一男子推门撞了艾某某后其三人与该男子发生争吵,后双方回到了自己包房。其看到对方男子在楼道内大喊但被保安劝走了,之后艾某某拿着酒瓶子出去了,其和郭某跟出去在厕所找到艾某某一起回包房。3时许,对方男子带着两三个人进入A07包间并拿酒瓶子砸人,其和艾某某、毕某某、郭某、沈某某与对方互殴,保安将1名男子拉出,其被在厕所发生争吵的男子用酒瓶砸了,其五人将门堵上殴打这名男子。马某某在侦查机关所做辨认笔录证实,马某某指认张某1、宫某某、于某是与其互相殴打的人。
  4、被告人毕某某的供述证实,2017年5月12日0时许,其与郭某、甘某、马某某、沈某某、艾某某到糖果KTVA07包房唱歌。2时许,艾某某、马某某、沈某某一同去厕所,其看到沈某某等人与1名男子在厕所内争吵,后双方散去。之后,其在包房外看到刚刚发生争吵的男子带着十几人被保安劝离。其几人在包房内觉得事情憋屈,便和艾某某便拿着酒瓶去了厕所但没找到人就回了包房,之后有三四名男子冲进A07包房并用酒瓶砸人,其和郭某、马某某、沈某某、艾某某与对方互殴,郭某、马某某、沈某某、艾某某与对方拳打脚踢互殴,其夹住的两名男子推出门后顶住门,郭某、马某某、沈某某、艾某某继续殴打躺在沙发上的男子。毕某某在侦查机关所做辨认笔录证实,毕某某指认张某1、于某、宫某某是与其互相殴打的人。
  5、被告人郭某的供述证实,2017年5月12日0时许,其和毕某某、甘某、马某某、沈某某、艾某某一同到糖果KTV唱歌,2时许,马某某、沈某某、艾某某、毕某某一同去上厕所,四人回包房后说在厕所被人撞了。随后艾某某、毕某某拿酒瓶出去,被郭某劝回。之后于某等3名男子进入包房与艾某某等五人互殴,其中于某使用酒瓶砸中郭某头部。郭某在侦查机关所做辨认笔录证实,郭某指认张某1、于某、宫某某是与其互相殴打的人。
  6、被告人于某的供述证实,2017年5月12日0时许,其和张某1、刘某、张某2、吴建、杨某、宫某某来到糖果KTVA35房间唱歌,其去厕所时与四五名男子发生争吵,回到房间后认为自己被辱骂遂带着宫某某等人回到厕所找那几名男子,但没有找到,后其几人逐个包厢进行查找未果,便结账离开KTV。在KTV门口其说上厕所被骂了憋屈,宫某某、张某1说回去找他们评理,其便与宫某某、张某1等人回到KTV发现了对方的包间,其和宫某某问为什么骂人,后双方发生互殴。于某在侦查机关所做辨认笔录证实,于某指认毕某某、沈某某、郭某、马某某、艾某某是与自己打架的人。
  7、被告人宫某某的供述证实,2017年5月12日0时许,其和张某1、于某、吴建、张某2、刘某、杨某到糖果KTV雍和宫店A35包房唱歌。2时许,于某去厕所回来说有人骂他,之后其和张某1、吴某、张某2、刘某、杨某就陪着于某出去准备看看是谁骂他,到了楼道之后,有1个胖子就拦着劝架说别打了,他们就又回到包房并买单离开KTV。到了KTV的门口,提起刚才有人骂于某的事,大家伙都挺生气,其就说咱们得回去问问为什么骂人,就带头进入A07包间,张某1、于某、吴某、张某2跟在后面。包间内有六七名男子,双方先互骂,后发生互殴,其和另一人被毕某某用胳膊夹住推到门口,后保安把宫某某拽出门。宫某某在侦查机关所做辨认笔录证实,宫某某指认毕某某、沈某某、郭某、马某某、艾某某是与自己打架的人。
  8、证人张某1的证言证实,2017年5月12日0时许,其和于某,宫某某,张某2,吴某,杨某,刘某在糖果KTVA35包房唱歌,后其在楼道内看到于某和1名较胖的男子争吵,其将于某劝回包房。后其到KTV门口听于某说要等在厕所骂他的人出来,其说回包厢去找他们,于某就带着他们一起返回糖果KTV进入1个包厢,刚进去其额头就被酒瓶砸流血并想出去,但较胖男子把门堵住,刘某用手推门,其从门缝挤出去了厕所,回来时看到宫某某和张某2也出来了,于某在里面,后其去了医院。张某1在侦查机关所做辨认笔录证实,张某1指认毕某某、沈某某、郭某、马某某、艾某某是A07包房内的人。
  9、证人张某2的证言证实,2017年5月12日凌晨,其和张某1、刘某、于某、吴某、杨某、宫某某来到糖果KTV唱歌,期间于某从卫生间回来说被人骂了,后于某、宫某某一起去了厕所,其跟出去看到他们在和1个胖子理论,其将他们拉开后回到包厢。一会儿就结账走到了KTV门外,宫某某叫着于某说去趟厕所,两人回到KTV,其跟在后面,之后看到于某和宫某某―起冲进了1个包间内,其透过门镜往里看,看到那个胖子,之后其眼睛被碎玻璃划伤。
  10、证人杨某、刘某的证言证实,2017年5月12日0时许,其二人和宫某某、于某、张某2、张某1、吴某到糖果KTV唱歌,2时许,于某回到包房说在厕所被别人骂了,张某2、宫某某、张某1、吴某就陪于某到楼道里找骂他的人,在楼道里1个胖子把于某等人劝回来了,之后于某等人结账离开KTV。张某2、宫某某、张某1、吴某、于某在KTV门前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就回到KTV内,其二人追了进去,看到保安在试图推开A07包房的门,透过门镜能看到里面打起来了,张某1和1个男的用酒瓶互砸,于某和几个男子对着拳打脚踢,很快张某2从包房里出来眼睛流血受伤了,接着张某1也出来了手捂着额头,这时于某已经躺在了包房内沙发上,之后保安就把门推开了。杨某、刘某在侦查机关所做辨认笔录证实,其二人均辨认出张某1,宫某某,于某,张某2参与打架,毕某某是楼道里劝架的那个胖子。
  11、证人吴某的证言证实,2017年5月12日0时许,其与于某等同事一起在糖果KTV唱歌,其听到走廊里有人在骂于某,就出来看到于某和1个胖子吵架,大家把于某劝回了包房,之后结账离开了。在KTV门口准备走时,于某、宫某某又返回了KTV,其也跟了进去,走到A07包房时看到于某、张某1、宫某某已经进入包房,门被胖子挤住了,张某2透过包厢门镜看到胖子和宫某某、张某1抱在一起,于某和其他男子互殴,之后1个酒瓶砸中门镜,张某2眼部受伤流血,之后其照顾张某2,没有看到其他人怎么出来的。吴某在侦查机关所做辨认笔录证实,吴某指认沈某某是用酒瓶打于某头部的人,马某某是从包房内往包房门口扔酒瓶的人,毕某某是胖子,他和张某1、宫某某扭打在一起,于某被对方男子用酒瓶打在了头部。
  12、证人甘某的证言证实,2017年5月12日0时许,其和同事毕某某、郭某、马某某、沈某某、艾某某一起到糖果KTVA07包房唱歌,期间其看到毕某某等人总是从包房中进进出出,但不知道干什么,毕某某、艾某某还各拿了1个酒瓶去了厕所,后有4个男的冲进A07包房,接着郭某、马某某、沈某某、艾某某、毕某某就和对方打起来了,其见状跑出包厢找保安,后民警到场处置。郭某太阳穴有血、马某某小拇指流血、沈某某受伤,流了很多血,对方一男子从包房出来后倒在地上,头部有血。甘某在侦查机关所做辨认笔录证实,甘某指认毕某某、郭某、马某某、沈某某、艾某某与对方张某1、于某、宫某某、张某2在A07包房内打架。
  13、证人何某、马某的证言证实,2017年5月12日3时许,糖果KTV保安员发现A07包房内艾某某、沈某某、毕某某、马某某、宫某某、张某1、于某在打架,毕某某用身体顶住房门不让保安进入,3名男子用啤酒瓶打趴在沙发上的男子头部,后保安将房门推开把被打男子带出来,A07包房内的电视屏幕、点歌器、茶几是被艾某某、沈某某、毕某某、马某某破坏的。
  14、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实,2017年5月12日8时30分,公安机关对案发地糖果KTV进行勘验,并拍摄照片绘制平面图。
  15、照片证实了刘某、艾某某、沈某某、马某某、郭某、毕某某、于某、宫某某、张某1、张某2的受伤情况及糖果KTVA07包房现场情况。
  16、北京市通达法正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艾某某、沈某某、毕某某、于某、张某2、刘某所受损伤均属轻微伤;张某1所受损伤属轻伤二级。
  17、北京市东城区价格认证中心价格认定结论书证实,损坏的长虹牌电视机损失的损失价格为人民币1690元,液晶触摸显示器1台的损失价格为人民币336元,无线话筒2个的损失价格为人民币245元。
  18、现场监控录像及观看说明证实了七被告人案发时在糖果KTV的活动情况及被抓获的情况。
  19、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和平里派出所出具的“110”接处警记录、到案经过证实了接处警及被告人艾某某、沈某某、马某某、毕某某、郭某、于某、宫某某被抓获归案的具体时间、地点等情况。
  20、常住人口信息表及刑满释放证明证实,被告人艾某某、沈某某、马某某、毕某某、郭某、于某、宫某某的身份情况及被告人宫某某的前科情况。
  本院认为,被告人宫某某曾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但其不思悔改,与被告人艾某某、沈某某、马某某、毕某某、郭某、于某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且任意毁损公私财物,情节严重,七被告人的行为扰乱了社会管理秩序,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依法应予刑罚处罚。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对被告人艾某某、沈某某、马某某、毕某某、郭某、于某、宫某某犯寻衅滋事罪的指控成立。公诉机关提供的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视听资料等证据能够证实,在整个案件过程中,被告人艾某某、沈某某、马某某、毕某某、郭某与被告人于某、宫某某分别结伙,借故生非,为了发泄情绪、逞强耍横,先后寻找对方滋事,最终发生互殴,造成一人轻伤、多人轻微伤,且毁损财物价值2000元以上的后果,七被告人的行为均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故被告人郭某的辩护人关于其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意见,被告人马某某的辩护人关于本案系对方主动引发的意见,被告人宫某某的辩护人关于对方存在重大过错的意见及被告人毕某某的辩护人关于其行为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意见,均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七被告人均系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缺乏自动投案的主动性,不构成自首,故被告人艾某某、马某某、郭某、于某、宫某某的辩护人关于其构成自首的意见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采纳。鉴于七被告人均能自愿认罪,本院对其分别酌予从轻处罚。综上,本院为严肃国法,维护正常的社会管理秩序,根据七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对被告人艾某某、沈某某、马某某、毕某某、郭某、于某、宫某某分别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一)项,第四条第(一)项,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艾某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5月12日起至2018年5月11日止。)
  二、被告人沈某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5月12日起至2018年5月11日止。)
  三、被告人马某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5月12日起至2018年5月11日止。)
  四、被告人毕某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5月12日起至2018年5月11日止。)
  五、被告人郭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5月12日起至2018年5月11日止。)
  六、被告人于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5月12日起至2018年5月11日止。)
  七、被告人宫某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5月12日起至2018年6月11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杨晓琪
人民陪审员  张 利
人民陪审员  张 艺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
法官助理张若枫
书记员王郑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