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越秀区律师
广州越秀区律师
广州越秀区律师咨询电话
您的位置:首页 >> 律师文集

阿某某某等贩卖毒品案.txt

作者 广州越秀区律师 发布时间 2019-1-16 12:18:04

阿某某某等贩卖毒品案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7)京0108刑初542号

  公诉机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阿某某某。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6年11月5日被羁押,同年12月1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马田田,北京市浩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买某某某。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6年11月5日被刑事传唤,同年11月6日被取保候审。
  指定辩护人魏立璇,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以京海检公诉刑诉(2017)13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阿某某某、买某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2017年3月10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董立岩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阿某某某及其辩护人马田田,被告人买某某某及其辩护人魏立璇,维语翻译阿不都艾尼,证人张某、石某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
  2016年11月5日,买毒人在本市海淀区筹集毒资并进行毒品约购。当日16时许,被告人阿某某某、买某某某在本市朝阳区弘善家园小区内,以人民币1万元的价格向买毒人贩卖可疑白色粉末3包时,被民警当场抓获。经鉴定,上述3包可疑白色粉末均检出海洛因,净重共计20.51克。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关的证据材料,认为被告人阿某某某、买某某某的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故提请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对被告人阿某某某、买某某某定罪处罚。
  被告人阿某某某对检察院的指控罪名和指控事实提出异议,辩称其没有贩毒,从其身上起获的1万元现金是其妻子出售玉石的钱。其辩护人发表的辩护意见为:在案现有证据不能证实被告人阿某某某参与贩毒,因此提请法庭宣告其无罪。
  被告人买某某某对检察院的指控罪名和指控事实不持异议。其辩护人发表的辩护意见为:被告人买某某某系初犯,在共同犯罪中属于从犯,当庭自愿认罪,其有多名幼子需要照顾,且本案属于特情引诱及控制下交付的情形,故建议法庭对其从宽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
  2016年11月5日,买毒人在本市海淀区筹集毒资并进行毒品约购。当日16时许,被告人阿某某某、买某某某在本市朝阳区弘善家园小区附近,以人民币1万元的价格向买毒人贩卖可疑白色粉末3包。上述交易完成后,被告人买某某某、阿某某某于当日先后被民警抓获,民警从买毒人处起获可疑白色粉末3包,从被告人阿某某某身上起获现金人民币1万元。经称量,上述3包可疑白色粉末净重共计20.51克;后经鉴定,上述可疑白色粉末均检出海洛因。
  针对上述事实,公诉人在庭审过程中宣读、出示、播放了下列证据材料,并经法庭质证:
  1、被告人阿某某某的供述,证明2016年11月5日12时许,其妻子买某某某接到一男子的电话说需要毒品,她听不太懂汉语,于是其就接过电话跟对方谈,对方男子问其有没有毒品海洛因,其说有,他问多少钱,其说“每个”(每克)500元。然后对方要了“20个”海洛因,其与对方谈的每个海洛因是500元的价格,一共1万元人民币,其说好。后来其又跟对方男子说让他到朝阳区弘善家园101号楼下马路边交易,并告诉对方到了再打电话。16时许,对方男子跟其妻子打电话说到了,其就和妻子下楼了。其先骑着电动自行车与对方男子在交易地点(朝阳区弘善家园101号楼下马路边)见了面,其收完对方的1万元人民币现金后,就骑着电动车走了,之后其妻子抱着孩子与对方交易完,后面的事其就不清楚了。其骑电动车回家后,带着大儿子准备离开时,在朝阳区潘家园弘善家园116号楼下被民警抓获。
  2、被告人买某某某的供述,证明2016年11月5日12时许,其接到一男子的电话说需要毒品,由于其听不太懂汉语,就由其丈夫阿某某某与对方在电话里谈。当时对方跟其丈夫要“20个”(意思就是20克)海洛因,然后其自己跟对方说要每克500元人民币。后来与对方谈好20克海洛因总共价格1万元人民币,后来其丈夫又跟对方说让来朝阳区弘善家园101号楼下马路边进行交易,并让对方到了之后打电话。13时许,其打电话给朋友坤杜孜阿依·奥卜力喀斯木(女,33岁,新疆人),以每克400元的价格,要了20克海洛因。之后其与丈夫一起到朝阳区弘善家园315号楼下,与坤杜孜阿依·奥卜力喀斯木和她的丈夫吐鲁洪·吐尔逊(男,46岁,新疆人)进行交易,其从坤杜孜阿依·奥卜力喀斯木那里拿了20克海洛因(用透明塑料袋装的3个小包),答应下午拿到钱再给他们。16时许,对方男子给其打电话说到了,其和丈夫就下去了,其当时先抱着孩子到了交易地点附近,把这3小包海洛因装在一个黑色袜子里,再装在一个空烟盒里,先放在交易地点旁边的车底下,然后打电话让对方男子过来交易。之后其丈夫骑着一辆黑色电动车过来与其一起见了那个男子,之后其先收了对方男子的1万元现金,随后把钱给了其丈夫,其丈夫就骑着电动车先走了。等其丈夫走了之后,其跟对方男子说毒品在旁边的车底下,该男子把毒品拿了起来。刚交易完,警察就过来把其抓了。
  3、证人李某的证言,证明2016年11月5日上午,其向田村派出所民警举报一名新疆籍男子贩卖毒品,因为之前其一直在该人手里购买海洛因,其愿意配合民警抓获该新疆男子。于是其就在田村派出所内给那名新疆男子打电话,接通后,其当着民警的面以假买的方式跟该新疆男子说要20个“东西”(也就是海洛因),其问他有没有货,给准备一下,当时说好一共1万元钱,他答应了。之后其跟他约好在老地方(朝阳区弘善家园101号楼下马路边)见面交易。之后民警带其一起从田村派出所出发前往朝阳区弘善家园101号楼下马路边。下午16时左右到达上述地点后,便衣民警就在周边埋伏。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其给那名新疆男子打电话说到了。那名新疆男子让其往胡同里走,其看见他骑着一辆电动车向其行驶过来。其与该新疆男子见后,直接掏出了民警事先准备好的1万元人民币给了他,他数完钱后,用电动车带着其往前走了50米左右,与他老婆(新疆人,30多岁)见面后,他跟其说货在他老婆那里,让其找他老婆拿货。说完后,这名新疆男子就骑着电动车离开了。他离开后,他老婆指着旁边车下边说:“货在车底下那个烟盒里,你拿去吧。”其就捡起烟盒,打开后,从烟盒里拿出一个黑色袜子,袜子里装有3包白色塑料袋包着的白色粉末。其拿着这3包白色粉末正要离开时,警察冲上来将其和那名新疆女子一起抓获了。跟其联系并见面的这名新疆男子,就是其之前一直从他手里买毒品的那名新疆男子。民警从其手里起获了那名新疆女子给其的3包白色粉末,从那名新疆男子身上起获了民警之前准备的那1万元钱。
  4、证人米某·某布拉的证言,证明其是专职的维语翻译,阿某某某、买某某某因为涉嫌贩毒被公安机关抓了之后,民警分别对这二人进行讯问时,都是其进行的翻译,还有律师去会见阿某某某时,也是其进行的翻译。当时律师会见阿某某某并做笔录时,发现他的口供有所变化,就问他为什么会有变化,他说之前从来没有这么说过(指在公安机关讯问笔录中的内容),是翻译没翻译好。其当时就跟阿某某某解释说:“你在公安机关怎么说的,我不记得了,但翻译是我的工作,你是怎么说的,我就是怎么翻译的,而且每次签笔录之前,我都会念一遍,如果不对,你肯定会说的。”阿某某某听了其这个解释之后,又说他当时在公安机关很紧张,所以就在公安机关乱说。其现在已经记不得当时翻译的具体内容了,但其作翻译的习惯就是在嫌疑人签笔录之前,会给嫌疑人念一遍,不会不念笔录就让嫌疑人直接签字。民警在讯问的过程中有时会说“好好交待,可以从轻处理”之类的话。
  5、扣押笔录、扣押清单、扣押决定书及扣押物品照片,证明2016年11月5日,民警在本市朝阳区弘善家园101号楼旁边,将举报人李某及与其进行毒品交易的女子抓获,从李某身上起获白色粉末3包,后又在弘善家园将先行离开交易现场的男子抓获,从该男子身上起获1万元毒资,上述白色粉末及毒资已被公安机关扣押。
  6、称量笔录、取样笔录,证明民警对起获的3包白色粉末进行称量,称量结果分别为0.96克、12.1克、7.45克,并分别对上述3包白色粉末进行取样,取样重量分别为0.96克、1.2克、0.94克。
  7、检定证书,证明用于本案称量、取样的电子天平是有效的计量器具。
  8、毒品检验报告,证明经取样后送检的3包白色粉末均检出海洛因。
  9、执法记录仪录像,证明公安机关于2016年11月5日抓获被告人阿某某某、买某某某,从阿某某某身上起获现金人民币1万元,阿某某某、买某某某面对民警的讯问,承认贩毒的情况;公安机关对涉案毒品进行称量的过程。
  10、到案经过,证明被告人阿某某某、买某某某于2016年11月5日被公安机关抓获。
  11、身份证明,证明被告人阿某某某、买某某某的基本身份信息。
  在庭审过程中,经法庭通知,证人张某、石某到庭作证,并经法庭质证:
  1、证人张某当庭所作证言,证明其是田村派出所的民警。2016年11月5日,田村派出所根据线索在本市朝阳区抓获了吸毒的一男一女,通过审讯,吸毒的男子李某向公安机关交代他是从新疆人手里买的毒品海洛因,并说愿意协助公安机关将卖毒人抓获。然后李某在民警的监督下,使用电话与上线联系,意思就是说向对方再买一些毒品,约在朝阳区弘善家园交易,随后民警在派出所内筹集了用于毒品交易的1万元人民币交给了李某。当天下午,其和同事石某等人带着一些辅警,领着李某到了弘善家园的外围。之后李某与一个新疆男子(即本案被告人阿某某某)碰了面,简短交谈几句之后,该新疆男子从李某手中接过钱后,把李某带到了一个胡同旁边,让李某与一个新疆女子接上了头,然后该新疆男子就离开了。其就跟随该男子进入了小区,因交易尚未完成。其就一直等候,等到其他同事将那名新疆女子抓获,又等到该新疆男子再次出现,才将该新疆男子抓获。
  2、证人石某当庭所作证言,证明其是田村派出所的民警。2016年11月份的一天,田村派出所在朝阳区抓了一男一女吸毒人员,之后吸毒男子李某说卖给他毒品的是维族男子,愿意配合公安机关抓获该人。之后李某当着其和同事张某的面给维族男子打电话联系,打完电话后,李某说他向对方约购了20克海洛因,让给准备1万元钱,说是约在弘善小区交易。于是田村派出所民警就筹集了1万元用于交易,其和张某以及其他的民警、辅警、保安,开车带着李某到了弘善小区。随后李某打电话给对方说到了,其和同事就待在车里监视。李某下车后,过来一个维族男子,离车大概有几十米远,在其和同事的视野范围之内。李某与该维族男子简单交谈几句话后,李某把钱交给了该维族男子,维族男子带着李某往前走了几十米,跟一个新疆女子碰了面,维族男子就离开了。之后李海峰与该新疆女子简单说了几句后,从路边汽车的地上捡了个东西,并发出了抓捕信号,然后其和同事上前把这个新疆女子给抓了。随后发现李某牵起来的东西是白色块状物体,用塑料袋包装的。抓获这个新疆女子后,她也承认这是从其他人处购买的毒品。当时抓该女子时,同事张某在跟踪那名新疆男子,没有参与抓这女的。后来将那名新疆男子抓获后,从他身上起获了那1万元毒资。
  经庭审质证,被告人阿某某某称其被抓之后,因为不认字,而且当时孩子在派出所哭得厉害,所以心情较为紧张,就在讯问笔录上签了字;其不认识,也没有见过买毒人李某,李某在撒谎;涉案毒品与其无关,其在被抓的现场因为不懂汉语,又看到很多人冲其喊叫,其就点了点头。其辩护人的质证意见同其质证意见。被告人买某某某及其辩护人对上述证据不持异议。法庭认为,上述证据来源、形式合法,与本案指控事实之间具有关联性,可作为定案根据使用。对于被告人阿某某某及其辩护人的相关质证意见,将在下文与其辩解及相关辩护意见一并论述。
  本院认为,被告人阿某某某、买某某某向他人贩卖毒品,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应予惩处。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阿某某某、买某某某犯贩卖毒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对于被告人阿某某某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无罪辩解及相关辩护意见,本院认为,被告人阿某某某在公安机关所作的有罪供述,不但有其本人的签字确认,而且在场翻译人员的证言也可印证讯问程序的合法性;而证人李某、张某、石某的证言与执法记录仪所记录的毒品交易、抓捕被告人阿某某某的过程相互印证,证实了被告人阿某某某就是向举报人提供毒品、商定毒品交易价格、约定交易地点、收取毒资的那名男子。基于对上述证据的分析,可以看出,被告人阿某某某在公安机关所作有罪供述与在案的其他言词证据、物证、视听资料能够相互印证,证明其犯有贩卖毒品罪的事实,故本院对其无罪辩解及其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不予采纳。鉴于本案属于公安机关控制下交付的情形,故本院对被告人阿某某某酌予从轻处罚。同时,法庭注意到,尽管被告人买某某某在公安机关所作有罪供述中提到涉案毒品系其本人从上家购买,其也在电话中与举报人李某商定了毒品交易的价格,但其有罪供述中的这一部分内容无法得到在案其他证据的印证,而且举报人李某在证言中所提到的交易对方是一名新疆男子,因此从现有证据而言,所能证实被告人买某某某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主要是掩护同案犯阿某某某以及向买毒人提供毒品藏匿的地点,其在共同犯罪中起到的是次要、辅助作用,可认定为从犯;被告人买某某某在庭审过程中虽一度翻供,但其在庭审后期能幡然悔悟,如实供述所犯罪行,表示悔罪;同时结合本案具有控制下交付情形以及其家庭具体情况,本院对其依法减轻处罚,并宣告缓刑。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酌予采纳。综上,本院对被告人阿某某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对被告人买某某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阿某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一万七千元,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刑期从本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1月5日起至2025年5月4日止。罚金限自本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买某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罚金人民币六千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自本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张 鹏
人民陪审员 闫 静
人民陪审员 乔力力
二〇一八年一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张天琦
书 记 员 汪冬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