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越秀区律师
广州越秀区律师
广州越秀区律师咨询电话
您的位置:首页 >> 律师文集

v1-吉0802刑初209号-刑事判决书(公诉自然人犯罪).txt

作者 广州越秀区律师 发布时间 2019-1-16 12:17:03

v1-(2018)吉0802刑初209号-刑事判决书(公诉自然人犯罪)


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8)吉0802刑初209号

  公诉机关: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包某某。现羁押于白城市看守所。
  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检察院以白洮检刑检刑诉(2018)18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包某某犯诈骗罪于2018年5月1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6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微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包某某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7月21日,杨某1、陈伟、潘竹蛟因寻衅滋事被羁押于看守所,杨某1妻子梁某想以走后门的方式将该三人释放出来。2016年7月28日,被告人包某某以陈伟干妈的身份到康辉旅行社(中兴东大路2-10号楼)找梁某,以有能力将该三人从看守所释放,需要办事费用为由诈骗梁某10万元钱。案发后被告人包某某将10万元钱返还梁某。
  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检察院指控上述犯罪事实所列举的证据有被告人供述,被害人陈述,书证,视听资料等证据。同时认为被告人包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人民币10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包某某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诈骗罪的事实供认,认罪悔罪,望法院从轻判处。
  经审理查明,2016年7月21日,杨某1、陈伟、潘竹蛟因寻衅滋事被羁押于看守所,杨某1妻子梁某想以走后门的方式将该三人释放出来。2016年7月28日,被告人包某某以陈伟干妈的身份到康辉旅行社(中兴东大路2-10号楼)找梁某,以有能力将该三人从看守所释放,需要办事费用为由诈骗梁某10万元钱。案发后被告人包某某将10万元钱返还梁某。
  上述事实,在庭审中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一、视听资料
  讯问被告人包某某的录像光盘,证实公安机关在讯问包某某时没有刑讯逼供现象。
  二、书证
  1、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表,证实被告人包某某于1967年10月11日出生。
  2、白城市公安局洮北公安分局的洮北公(刑)撤案字[2017]21号撤销案件决定书,证实杨某1、陈伟、潘竹蛟寻衅滋事案在侦查过程中,发现不应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决定撤销此案。
  3、拘留证、不批准逮捕决定书,取保候审决定书,证实杨某1、陈伟、潘竹蛟因涉嫌寻衅滋事于2016年7月21日刑事拘留,2016年8月9日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批准逮捕,并于当日取保候审。
  4、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证实对杨某1解除取保候审。
  5、2018年4月9日的杨某1、梁某谅解书,证实包某某将10万元返还梁红玉,并得到杨某1和梁玉的谅解。
  三、证人证言
  1、证人杨某1的证言:2016年7月20日我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洮北公安局刑警大队刑事拘留,同我一块被拘留的还有潘竹蛟、陈伟等二人,这二人是我找来帮我办事的,但是事情没办好,我们都被刑拘了,具体的起因经过我当时已经向刑警大队及海明派出所反映过了。我们被刑拘后,包某某和张某找到我妻子梁某,包某某跟我爱人说陈伟是她干儿子,陈伟进去也都是因为我的原因,并向我妻子索要10万元钱去疏通关系将我们都保释出来,我妻子当时由于着急又没什么其他门路,就给了包某某10万元钱。后来到了2016年8月11日,我和陈伟、潘竹蛟被释放,洮北区公安局刑警大队将案件撤销了。出来之后我妻子跟我叙述了这个经过,我感觉是被包某某和张某骗了。我妻子是2017年7月28日在白城市康辉旅行社内将10万元现金给的包某某,听我妻子说好像是分几次给的,具体的我不清楚,但一共肯定是给她拿了10万块钱。当时在场的有潘竹蛟的父母和姐姐、陈伟的妻子、张某等人,还有我朋友魏巍也在场了,张某拿钱的时候他还录了视频。这笔钱是我家旅行社的流动资金。我不知道包某某和张某拿到钱后是否用这笔钱来运作疏通关系,但是我感觉应该没有,因为我认为我们的行为触碰不到刑事案件的标准,所以撤案是早晚的事。我不知道包某某是否有运作这个事的能力。
  2、证人杨某2的证言:梁某是我嫂子,梁某是2016年7、8月的时候把10万元钱给包某某的,第一次给6万元,第二次给4万元,第一次给钱的时候我在场了。当时杨某1、潘竹蛟还有一名男性(他是包某某的干儿子,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因犯罪被关进看守所了。过了有十多天,包某某来找梁某,说她能把人“捞出来”,但是得需要10万元钱,就这样,钱就给包某某了。“捞出来”就是把杨某1他们三人放出来,不在看守所关着。因为被拘留的有一个是包某某的干儿子,所以包某某与梁某之间一直有联系的。我只知道给6万元那次,2016年7月末、8月初的时候,包某某到康辉旅行社找梁某说:“我能把他们都捞出来,但是得需要10万元钱。”梁某说:“行,我给你拿这笔钱,但是你必须保证他们都能出来,并且以后也不能有什么事,如果他们出来之后,再发生什么事,就得由你负责。”包某某说:“可以,以后再发生什么事都算我身上。”就这样,梁某张罗钱去了,当天就给拿出6万元钱,过了几天,又给的4万元钱。给完钱过来一个星期左右,杨某1三人就被放出来了。杨某1三人被释放是否是由包某某帮忙我不清楚,包某某拿这10万元钱干什么了我不知道。给完钱之后我们没有与包某某联系,我们也不认识她,找不到她的地址,每次都是包某某主动来找我们的。
  3、证人柳某的证言:我是康辉旅行社售票员,我认识杨某1、梁某,杨某1和梁某是夫妻关系。杨某1、梁某在白城市教育局对面开了个康辉旅行社,我在康辉旅行社打工。知道包某某这个人,她来过康辉旅行社,梁某给过她10万块钱,当时梁某让我查的钱,所以我知道这个人。2016年7月中下旬的时候,我记得好像是分两次梁某一共给包某某10万块钱。每次多少钱我记不清了。地点是在康辉旅行社办公区给的钱。我查完钱后,我把钱交给了ー个男的,这个男的又查了一遍,之后这个男的将查好的钱给的包某某。这个男的是包某某带来,27、8岁,短头发,圆脸略胖,在1.7米左右。我老板杨某1被公安局的人给抓起来了,老板娘梁某想找人走后门把老板从看守所捞出来,包某某自称能办,老板娘就给包某某10万块钱的办事费用了,我当时在场。2018年7月中下旬,我记不清具体时间了,潘竹娇的父母先到的旅行社,后是包某某和陈伟的媳妇到旅行社,当时包某某还带了一个男的,当时我就是把钱查完之后给这个男的了。这几个人第一次来的时候,就互相自我介绍,原话记不住了,他们来都在说陈伟和潘竹蛟被公安局抓进去是因为帮我们老板杨某1的忙,帮我老板打架才被抓起来的。他们要求我们老板娘把人给捞出来,我们老板娘同意了。第一次的时候,让我老板娘找被打的人谅解,我老板娘同意了,过一两天我老板娘回到店里对我说人家不谅解,我看老板娘挺愁的。又过了几天,这些人又来找我老板娘,他们在一起商量怎么把人想办法从里面捞出来,但是也没商量出什么结果,他们一致都让我们老板娘想办法,让我们老板娘对他们家属被拘留的事负责,还让我们老板娘找人把被抓的三个人都捞出来,我老板娘说我再想想办法。又过了几天,潘竹娇的父母先来到的店里,之后是包某某带个男的、陈伟的媳妇也来到店里,我记不清是潘竹娇的母亲还是包某某了,这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个人问老板娘找人找的怎么样,能不能把人给捞出来,老板娘说找不到人。潘竹娇的母亲还激动的让我老板娘想办法,我老板娘说真没有人,之后包某某说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得把我儿子从里面捞出来了。潘竹娇的母亲说捞就都出来啊。包某某说捞人得花钱,不知道谁问了一嘴说多少钱。包某某说3万,我老板娘说3万块钱行。包某某又说是一个人3万,这些人都捞出来得10万块钱,我老板娘犹豫了一会儿,潘竹娇的母亲说我老板娘这个钱必须出,后来我老板娘同意了。我老板娘说以后有事别找她了,以后找包某某。包某某对大家说无论人出来不出来别找她(杨某1妻子)了,来找我包某某就行,再说了人肯定能出来,并且一点案底都不会有。当时我记得我老板娘钱还不够,从他们人中还借了钱,具体借多少记不清了。当天就给包某某拿一部分钱,之后又给包某某拿剩下一部分钱了。这两次拿钱每次具体拿多少钱我记不清了,两次合起来肯定是10万块钱。包某某说能把自己的儿子从里面出来,当时我看老板娘和潘竹娇的母亲也没什么关系能把人捞出来,所以他们就都相信包某某了。包某某收了10万元后,过了10天左右,老板就回到公司了,我不清楚我老板放出来是不是包某某捞出来的。
  4、证人张某的证言:我认识包某某,包某某是我干妈。2016年7月份,杨某1、陈伟(我干妈的干儿子)、潘竹娇因为杨某1的事被刑事拘留,被羁押在白城市看守所,而后我干妈和杨某1的妻子(叫什么我不知道),还有潘竹娇的母亲在一起商量这件事,我干妈说只把陈伟从看守所“捞出来”,杨某1的妻子就让我干妈把杨某1、潘竹蛟、陈伟都“捞出来”,之后潘竹蛟的母亲也让我干妈办。包某某说不是说办就办,办事得花钱。杨某1的妻子问得多少钱,我干妈说每人3万元,有1万元是好处费,共10万元钱。潘竹蛟的父母和杨某1的妻子都说让我干妈办吧,杨某1的妻子对在场的人说这个钱她拿。我干妈说人指定能出来,有事找她。我听说他们是因为杨某1的事和别人打,后因寻衅滋事被刑事拘留的,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不清楚。我干妈拿这10万块钱干什么了不清楚,我干妈在新世纪卖衣服的。我干妈没有这个能力把杨某1、陈伟和潘竹蛟捞出来,我干妈就想从杨某1的妻子那骗钱。在我干妈和杨某1的妻子,以及潘竹娇的母亲商量之后,没过几天杨某1的妻子给我干妈打的电话,把我干妈约到了杨某1家的康辉旅行社,当时我也跟着去了,到了之后杨某1的妻子就给了我干妈6万元钱,都是面值100.00元的现金,当时是我查的钱,拿过钱后,我和我干妈就离开了。第二天,杨某1的妻子又给我干妈打电话,把我干妈叫到了杨某1家,杨某1的妻子又给了我干妈4万元,都是面值100.00元的现金,这次也是我查的钱,拿到钱我和我干妈就离开了。那段时间我和我干妈在一起,没看见我干妈去找人“捞人”。我没问我干妈这10万元钱干什么用了,但是我干妈收完这10万块钱没几个月就在新世纪弄了个摊位开始卖衣服了。杨某1的妻子给我干妈这10万元钱,就是让我干妈帮着把杨某1、陈伟、潘竹娇从看守所“捞出来”,我干妈没有帮杨某1的妻子办这件事。杨某1、陈伟、潘竹娇最后被放出了,怎么被放出来的我不知道,不是通过我干妈找人“捞人”才把他们放出来的。
  5、证人赵某的证言:杨某1、潘竹蛟、陈伟涉嫌寻衅滋事一案当时是由我办理的,在我办理这起案件中,没有人帮杨某1、潘竹蛟、陈伟等人打招呼,我们都是依法办理的。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不批捕杨某1、潘竹蛟、陈伟,随后我们依法为几人办理了取保候审。
  四、被害人陈述
  被害人梁某的陈述:我被包某某骗了10万块钱人民币,当时我丈夫杨某1因涉嫌寻衅滋事被公安机关刑拘了,包某某找到我说让我给她拿10万块钱,她就能把我丈夫从里面放出来。2016年7月28下午我给包後慧6万,第二天又给她4万,给钱的地点是在我开的康辉旅行社(中兴东大路2-10)客厅。交钱的方式是现金交易,我把现金给张某(包某某的干儿子),张某查钱,这些现金面值都是100.00元一张的。给钱的时候潘竹蛟的父母、潘竹蛟的干姐、陈伟的妻子、陈伟的干妈包某某、包某某的另一个干儿子张某,杨某2(杨某1的妹妹)、我姐梁玉芬、旅行社工作人员柳某。包某某说陈伟和潘竹蛟之所以被刑拘,都是帮我丈夫打人的后果,让我家负责任找人把这些人捞出来,这些人来到我家的旅行社就是要我把所有人从公安手里捞出来。我没办法捞出来,我把钱给包某某后,过了10天左右,人真就出来了。不知道包某某是否找人走后门把我丈夫捞出来,还是因为我丈夫所犯的事就应该给放出来。但巧合的是我给完包某某10万块钱十天左右时间,我丈夫杨某1就被释放了,当时我以为包某某真的是找人用钱把这些人捞出来了,后来仔细想,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没有人会收包某某的钱,我丈去之所以被释放,是因为他没有那么重的罪行。所以我报案她诈骗我。
  五、被告人供述
  被告人包某某的供述:我以帮梁某从白城市看守所将其丈夫杨某1捞出来为名,收了梁某10万元人民币,实际我没去帮梁某捞人。我收完梁某的10万块钱后,过了10天左右时间,杨某1、陈伟、潘竹蛟就被释放了,他们不是我找人捞出来的,是他们被依法处理的结果,我没有能力将杨某1、陈伟、潘竹蛟捞出来。我抱着一种侥幸的心里,如果他们的罪轻放出来,这钱我就偏得了,如果过一段时间放不出来,我再给她退回去。我收完钱几个月后,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在新世纪二楼开了一个服装店,摊位号是洮安59号。租摊位花了4万块钱,进衣服5万块钱左右,日常生活费用1万块钱。我收完10万元钱后,就把钱存在了中国建设银行,之后就开衣服店了,这个钱没人知道,就我自己用了。张某以为我真拿起去“捞人”办事去了,他根本就不知道我骗了梁某10万块钱。我没有能力为梁某办事,我明知他们被公安局放出不是我的原因,我也没有将10万块钱退回,并且这个10万块钱让我自己用了。我把钱给梁某退回,希望公安机关对我宽大处理,请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本院对被告人包某某与公诉机关就有关犯罪事实和证据提出的控辩意见审查后认为:被告人包某某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诈骗罪的事实供认,并有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书证,视听资料等证据,足以证明被告人包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被害人现金100,000.00元,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的公诉意见本院予以支持。
  本院认为,被告人包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隐瞒事实真相,以欺骗的手段骗取他人财物,价值人民币100,000.00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依法应予惩处。被告人包某某在庭审中认罪态度较好,系初犯偶犯,案发后将全部赃款返还给被害人,并得到被害人谅解,本院在量刑时给予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一款,第七十三条二款、三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包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30,000.00元。(罚金于判决生效后五日内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次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吉林省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张恩友
人民陪审员   毕建英
人民陪审员   陈书琴
二O一八年七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刘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