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越秀区律师
广州越秀区律师
广州越秀区律师咨询电话
您的位置:首页 >> 律师文集

699马某1组织卖淫罪一审刑事判决书.txt

作者 广州越秀区律师 发布时间 2019-1-16 12:16:02

699马某1组织卖淫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7)苏0612刑初699号

  公诉机关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马某1。因涉嫌组织卖淫罪,于2016年12月17日被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1月2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南通市看守所。
  辩护人李超,执业证号13xxx510505227,江苏高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孙秋建,执业证号13xxx710537500,江苏高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检察院以通检诉刑诉〔2017〕65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马某1犯组织卖淫罪,于2017年9月2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案经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由本院进行管辖,并于同年10月24日登记立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1月22日、2018年5月11日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伍倩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马某1及其辩护人李超、孙秋建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05年8月,被告人马某1和其丈夫杨振(另案处理)共同经营南通市港闸区大渔湾休闲洗浴中心(以下简称大渔湾洗浴中心),2015年下半年开始,二人为了牟取非法利益,组织卖淫女在该洗浴中心卖淫。2016年12月16日20时许,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在该洗浴中心查获卖淫嫖娼活动,该洗浴中心共组织卖淫50次,查获卖淫女6人。
  为证明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供了下列证据:1.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扣押的灯光报警装置遥控器、白板、工号牌等物证及调取的香蜜湖国际温泉会所搓背足疗消费单、大渔湾休闲浴场账单、营业执照、房屋租赁合同等书证;2.证人马某、王某1、李某1、易某等的证言;3.被告人马某1的供述和辩解。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马某1伙同他人组织卖淫,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应当以组织卖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马某1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不持异议,但辩解自己的行为是协助卖淫,而非组织卖淫。其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不当,被告人马某1的行为应认定为协助组织卖淫罪,而非组织卖淫罪。大渔湾洗浴中心的经营管理人是被告人马某1的丈夫杨振,接收卖淫女、制定卖淫价格和分成比例,规定上下班时间、卖淫顺序等管理事务都是杨振负责,被告人马某1只负责收银、观看监控录像及与卖淫女结账,在共同犯罪中处于辅助地位。2.公诉机关指控的部分事实有误。(1)起诉书中认定卖淫女6名证据不足,其中“2号卖淫女"身份不明,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2号卖淫女"在大渔湾洗浴中心卖淫,因此,卖淫女人数应认定为5人。(2)卖淫的次数应为44次,而非52次,尤其是卖淫女许某1,公诉机关认定被查获当天有21次与事实不符,不符合常理。根据公安机关在现场查获的红色底单,结合被告人马某1的供述和卖淫女的证言,应认定为44次。3.被告人马某1是初犯,当庭如实供述,并自愿认罪,建议法庭对其以犯协助组织卖淫罪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05年8月,被告人马某1和同案行为人杨振系夫妻关系,共同经营大渔湾洗浴中心。2015年下半年开始,二人为了营利并为大渔湾洗浴中心招揽生意,经商议后,决定容留卖淫女在该洗浴中心包厢内卖淫,从卖淫女所得的嫖资中提成营利。由杨振制定卖淫价格、分成比例为五五分成,规定上下班时间、卖淫顺序,卖淫后收费单的填写方式,卖淫女自行处理避孕套、对包厢内打扫卫生等,并要求卖淫女缴纳押金,不定期给卖淫女开会,强调卖淫的注意事项,对违反规定的卖淫女进行罚款,在卖淫包厢内安装报警灯装置以逃避公安机关检查。被告人马某1则在洗浴中心吧台收银,负责当天与卖淫女结算分成,并在卖淫女卖淫时通过遥控器控制包厢内的报警灯为卖淫女望风。
  2016年12月16日20时许,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在该洗浴中心查获卖淫嫖娼活动,查获卖淫女6人、嫖客7人,搜得灯光报警装置遥控器1个、卖淫活动的消费单44张、记账单6张,现金人民币11205元及大量避孕套、湿巾等物品。
  经统计,案发当日,该洗浴中心共组织卖淫50次,其中卖淫女王某1卖淫7次,卖淫女易某卖淫6次,卖淫女许某1卖淫21次,卖淫女甘某卖淫11次,卖淫女李某1与工号为2号的卖淫女5次。另2016年11月的一天,卖淫女许某1在该洗浴中心卖淫2次。
  另查明,案发当晚,有7名嫖客尚未来得及结账付钱即被查获,大渔湾洗浴中心从上述卖淫活动中,获利共计人民币4300元。
  被告人马某1于2016年12月16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后,未能如实供述上述犯罪事实,直至公诉机关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后,其才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
  认定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提供并经庭审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物证照片:公安机关扣押的遥控报警器、白板、工号牌等物证照片,证明被告人马某1参与组织卖淫时所使用的工具;
  2.书证:
  (1)公安机关调取的被告人马某1的人口信息,证明被告人马某1已达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事实;
  (2)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从卖淫女处调取的“香蜜湖国际温泉会所搓背足疗消费单"及复印件、“大渔湾休闲浴场"账单,证明案发当天扣押消费单红色一联共计44张,白色账单6张(其中修脚一列收人民币60元,共计26个)的事实。
  (3)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收容教育决定书,证明涉案嫖娼人员及卖淫女均已被行政处罚或被收容教育的事实。
  (4)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调取的营业执照,证明大渔湾休闲洗浴中心的经营范围有“洗浴、一般按摩",经营者为杨振的事实。
  (5)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调取的房屋租赁合同,证明杨振为经营大渔湾洗浴中心与南通市港闸区幸福街道幸福村社区经济合作社签订租房合同的事实。
  (6)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调取的通话记录,证明被告人马某1、同案行为人杨振与卖淫女甘某、易某、李某1、许某1等人在2016年12月的通话情况。
  3.未到庭证人证言:
  (1)证人马某的证言,证明其是被告人马某1的弟弟,其于2015年年初到大渔湾洗浴中心上班,10月开始,其根据姐夫杨振的安排到三楼大厅工作,主要是把小姐及做脚的大姐填写好的服务单送给在二楼吧台的被告人马某1;给新来的小姐安排工号;提醒小姐按照排钟的顺序上钟、不可以插队;小姐进包厢之前要到吧台抽屉拿插销;小姐不按顺序上钟发生矛盾以及小姐乱扔避孕套经提醒不改正的话,及时把这些情况向其姐夫杨振汇报。小姐卖淫后自行到吧台填写消费单,单子是一式二联,一张红色,一张白色,白色的单子由其送到二楼收银台交给被告人马某1,红色的单子由小姐自己保管。小姐在单子上填写顾客的手牌号、小姐的工号以及代表敲大背一次的费用“60"。浴室里的小姐由其姐夫杨振具体管理,被告人马某1不到三楼来。小姐不按规定排钟、上钟或乱扔避孕套,杨振会给小姐开会提醒,告诫小姐按规定上班,对乱扔避孕套的小姐罚款的事实。
  (2)证人王某1(工号18)的证言,证明其于2016年3、4月份到大渔湾洗浴中心和老板杨振谈卖淫的事情。杨振告诉其卖淫一次收取人民币200元,五五分成,工资每天晚上下班时结算;每天中午十二点半上班,晚上十一点半下班,迟到或早退要罚款;每个小姐有自己的工号,按照排钟的顺序上钟,上钟之前先打电话给二楼收银台的老板娘即被告人马某1,然后到三楼吧台拿插销。在吧台填写单子,单子上写好顾客的手牌号,代表“敲大背"(即卖淫)的用“60"表示,以及自己的工号,单子由马某送到二楼收银台;老板还让交人民币500元的押金,要离开需提前一个星期说,否则押金没收。杨振主要负责对小姐的日常管理,不定时的在三楼大厅给小姐开会,有违反规定的,予以罚款。被告人马某1主要负责管理二楼收银台结账,接待客人,给客人换鞋,提供手牌给客人,同时负责望风,负责报警器的使用以及晚上和小姐结账。2016年12月16日,其一共卖淫7次,其将7张消费单放在三楼和四楼之间楼梯拐角的一个红色茶叶盒子里面的事实。
  (3)证人李某1(工号12)的证言,证明2015年9月份左右,其通过朋友介绍到大渔湾洗浴中心“敲大背",老板杨振带其到三楼休息大厅和按摩包厢看了一下,并和其说“敲大背"只能在三楼包厢进行,小姐按照工号排钟,带客人进包厢前要在三楼吧台拿插销,防止公安机关检查;敲一个大背收取人民币200元,五五分成;代表敲大背的符号是“60",填好单子送到二楼吧台结账,卖淫后要把包厢卫生打扫好,如发现有遗留,一次罚款人民币50元,另外要交人民币500元押金,不做了要提前说,否则不退押金;每天中午十二点半上班,晚上十一点半下班,迟到或早退要罚款;老板会在晚上下班后召集小姐开会,告诫大家遵守规定,不准插队,服从他的管理。每天下班后,老板和老板娘即被告人马某1在二楼吧台和小姐结账,有时老板不在,被告人马某1一个人和小姐结账。被告人马某1主要负责二楼收银台和顾客结账,以及晚上和小姐结账,负责报警装置的使用及时通知小姐逃避检查。2016年12月16日,其一共卖淫8次的事实。
  (4)证人易某(工号3号)的证言,证明2008年左右,其到大渔湾洗浴中心和杨振谈卖淫一次收取人民币200元,五五分成,单子的填写及注意事项,交人民币500元押金;每天中午十二点半上班,晚上十一点半下班;杨振和被告人马某1两个人负责整个浴室的管理,杨振主要负责对小姐的日常管理,他规定每个小姐都有自己的号牌,进行排钟,上钟前打电话给被告人马某1,到三楼吧台处拿插销,填单子,红色一联自己保管,白色一联送二楼收银台被告人马某1处,老板不定时给小姐开会,告诫小姐要排钟等,违反规定还有罚款。被告人马某1主要负责管理二楼收银台,接待客人,给客人换鞋拿手牌、结账,同时负责看监控、望风,使用警报器和小姐结账。2016年12月16日,其卖淫6次的事实。
  (5)证人许某1(工号5号)的证言,证明2016年10月份左右的一天,其到大渔湾洗浴中心,老板杨振带其到三楼并和其具体谈,卖淫一次收取人民币200元,五五分成,每个小姐都有自己的工号牌,按照排钟的顺序给客人卖淫,到三楼吧台处拿插销,到了包厢后自己把插销插好,防止公安人员进来检查;填写一式二联的单子,填写客人手牌号以及代表“敲大背"的“60"、工号,红色一联小姐保管,白色一联马某送到二楼被告人马某1处;每天中午十二点半上班,晚上十一点半下班,要交人民币500元押金。老板还给小姐开过一次会,内容是注意安全、按序上钟等,还规定罚款制度,如果包厢内使用过的避孕套没有打扫干净要罚款。被告人马某1主要负责管理二楼收银台,接待客人,给客人换鞋、给手牌,和客人结账,同时负责看监控、望风,负责报警器的使用以及晚上和小姐结账。案发当日,其卖淫21次,单子放在三楼和四楼中间放置的被子底下黑色塑料包里的事实。
  (6)证人甘某(工号19号)的证言,证明2016年12月14日,其到大渔湾洗浴中心,是老板娘即被告人马某1接待,告诉其卖淫一次收取人民币200元,五五分成;每天中午十二点半上班,晚上十一点半下班;上班要交人民币500元押金,要离开需提前一个星期通知浴室。2016年12月16日,其卖淫11次的事实。
  (7)证人李某2的证言,证明自己在浴室上班,否认卖淫,其填的黄单子是正规按摩,自己工号是26号的事实。
  (8)证人孙某的证言,证明其经朋友介绍,于2016年12月16日晚7时30分左右至大渔湾浴场洗澡,其手牌号是8011,洗完澡后在三楼一个包厢与一小姐发生性关系,尚未结账的事实。
  (9)证人刘某1的证言,证明2016年12月16日晚7时许,其和朋友徐孟楠一起到大渔湾浴场洗澡,其手牌号是8063,洗完澡后与一小姐发生性关系,还没来得及去付钱的事实。
  (10)证人刘某1某的证言,证明2016年12月16日晚,其和常兴东经出租车司机介绍来到大渔湾浴室,其手牌号是8153,在二楼洗好澡后在一包厢内与一小姐发生性关系的时候,警察进来了的事实。
  (11)证人严某的证言,证明2016年12月16日晚8、9时许,其来到大渔湾浴室,手牌号是8025,洗好澡后在一间包厢内与一小姐发生性关系,还没付钱的事实。
  (12)证人徐某的证言,证明2016年12月16日晚不到8时,其跟刘鑫来到大渔湾浴室洗澡,手牌号是8019号,其在一包厢内与一小姐发生性关系,尚未结账的事实。
  (13)证人朱某1的证言,证明2016年12月16日晚7时左右,其来到港闸区大渔湾浴场,手牌号是8015,其洗好澡在一包厢内,发生性关系,还没给钱就被警察带走了的事实。
  (14)证人常某的证言,证明2016年12月16日18时30分左右,其和刘某1某坐出租车,出租车司机带他们来到港闸区的大渔湾浴室,其手牌号是8113,洗好澡后来到三楼休息,与一小姐发生性关系,尚未结账的事实。
  (15)证人王某2的证言,证明其在2016年10月1日到大渔湾洗浴中心上班,其是和姓杨的老板谈的,主要工作是给客人擦背,擦背收取人民币10元一次,五五分成,工资每天结清。消费单上记20,有两联,其中一联送到外面吧台让老板娘即被告人马某1跟客人结账,第二联自己留存,到下班时凭留存单跟老板结算工资的事实。
  (16)证人陈某的证言,证明其从2011年开始到大渔湾洗浴中心修脚,老板是姓杨的南通人,和老板五五分成,工资日结,下班凭单子和在吧台的老板娘即被告人马某1结算工资。三楼大厅还有一个修脚的女的和几个按摩敲背小姐,有客人要敲背的话,按摩敲背小姐就带客人去三楼包厢里的事实。
  (17)证人施某的证言,证明自己是在大渔湾洗浴中心修脚的,浴室里有小姐按摩敲背,有时看到小姐从大厅吧台处拿插销和卫生纸带到包厢里去的事实。
  (18)证人刘某2的证言,证明其一个多月前到大渔湾浴室工作,专门给人递毛巾擦身子等,对浴室情况不熟悉的事实。
  (19)证人许某2的证言,证明其系杨振的母亲,大渔湾洗浴中心于2005年开始营业,2008年被告人马某1和杨振结婚后,被告人马某1主要负责经营。被查当天自己到浴室去玩玩的,下午的时候帮被告人马某1换了几次零钱的事实。
  (20)证人朱某2的证言,证明大渔湾洗浴中心是从2005年开始向幸福村社区经济合作社租的房子,自己不参与杨振的任何管理,也不知道经营状况的事实。
  (21)证人周某的证言,证明被告人马某1是其女儿,当天下午其给了被告人马某1人民币1000元给外孙买生日礼物,被告人马某1将这1000元放到吧台抽屉里的事实。
  4.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1)被告人马某1的供述,证明大渔湾洗浴中心于2005年开始营业,其和丈夫杨振两个人共同投资开设。2014年浴室在营业期间,有小姐私下卖淫收钱,两人商议同意小姐来浴室卖淫。2015年下半年洗浴中心装修后重新营业,有小姐过来上班,杨振和小姐谈卖淫价格、分成一事,规定每次收取人民币200元,五五分成;如小姐和客人发生矛盾,都是杨振去调解处理;小姐之间为了排钟、上钟发生了矛盾和争执,其会及时告诉杨振,杨振会在晚上小姐下班结账集中的时候,告诫小姐大家按照浴室的规定来做;晚上小姐结账时,杨振也会帮其一起结账。洗浴中心营业期间,其在二楼收银台负责给客人拿手牌、收银、结账,在晚上打烊后和小姐结账,通过收银台的监控看到有警察过来就控制报警器给包厢内的小姐发信号。为防止公安检查,用来记录卖淫项目的用数字“60"代表,每天晚上下班后,小姐会拿红单子和其结账,其根据记账的数字和小姐对账,已经结账的客人手牌处打勾,没有打勾说明客人没有结账,结账完,小姐就会把红单子交给其,其就撕毁掉。只有5号小姐在2016年10月份的时候,她有急事要走,有2张红单子没有结账,后她在老家说急用钱,其就发了一个200元的微信红包给她,只有这一个例外。
  案发当日,其将两张记账单及自己保管的记录卖淫的白单子一起撕毁扔到马路对面的垃圾桶,对公安机关从小姐处扣押的记载卖淫次数的红单子没有异议,都是当天小姐卖淫后记录的事实。
  (2)同案行为人杨振的供述和辩解,证明其与被告人马某1共同经营大渔湾洗浴中心,2015年年底,其与被告人马某1商议,同意小姐在洗浴中心“敲大背",两人都接待过卖淫小姐,所有的服务项目均是五五分成。其让卖淫小姐自己选号牌,按照顺序排钟、上钟,在服务单子上写数字“60"代表“敲大背",当天由被告人马某1和卖淫小姐结账,其有时也参与结账;要求每个卖淫小姐都要扣人民币500元的押金;如果卖淫小姐之间因为接客发生矛盾,其会调解处理。遇到有人检查,被告人马某1会用报警器给卖淫小姐报警的事实。
  5.检查、勘验笔录
  (1)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制作的检查笔录、证据保全书、证据保全清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证明公安机关于2016年12月16日20时,在大渔湾休闲洗浴中心的检查情况。发现报警器、账单,使用过的避孕套及湿巾、小白板及8只工号牌、红色消费单等物;在三楼111、222包厢各查获一对卖淫嫖娼人员,并对相关物品予以扣押的事实。
  (2)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制作的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证明大渔湾休闲洗浴中心被检查情况。
  6.其他证据材料
  (1)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出具的发破案及抓获经过,证明2016年12月16日,该局受南通市公安局指定对大渔湾洗浴中心依法进行检查,查获卖淫嫖娼人员两对,被告人马某1于当日被抓获归案的事实。
  (2)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四安派出所出具情况说明,证明同案行为人杨振于2016年12月20日被刑拘上网追逃,2018年1月11日主动到该派出所投案,当日已被刑事拘留的事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马某1明知大渔湾洗浴中心有从事组织卖淫活动,仍收取嫖资,参与对嫖资进行分成与管理,而为组织他人卖淫犯罪提供帮助、创造便利条件,起辅助作用,其行为已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应予惩处。公诉机关起诉指控被告人马某1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指控罪名不当,应予调整。本案属共同犯罪,结合被告人马某1在组织卖淫犯罪活动中的地位、作用,应对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进行处罚。采纳被告人马某1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马某1的行为属于协助组织卖淫罪的意见。关于被告人马某1的辩护人提出本案被查获卖淫次数不实的辩护意见,经查,案发当日被查获的各卖淫女陈述的次数,结合被告人马某1的供述及查获的单子,公诉机关指控的次数属实,故而,对该项辩护意见不予采信,采纳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马某1是初犯,当庭如实供述,并自愿认罪,建议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为严肃国法,惩罚犯罪,维护社会管理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四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马某1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2月17日起至2019年12月16日止;罚金已缴纳);
  二、公安机关已依法扣押的非法所得人民币4300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三、公安机关在大渔湾洗浴中心扣押的报警器、避孕套等物品予以没收销毁。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殷晓露
人民陪审员  陆志清
人民陪审员  顾志宏
二〇一八年五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高竹君